西双版纳傣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小程序开发中的一些套路,谨防入坑

2021年01月07日 18:17

       对于需要做小程序开发的商家来说,如何选择平台来进行小程序开发成了一大难题,一不小心就入坑




我们来细数一下这一年多时间,关于小程序常见的坑有哪些:


1、注册的坑


利用小程序名称唯一的规则,误读误导商家,以“买关键词”、“买域名”等话术骗取高额费注册用。


其实,注册小程序根本不用花钱。如果有认证的公众号,那么可以快速注册小程序,连认证的300元钱都省了。


2、官方授权的坑


唯利是图的骗子们,经常谎称是腾讯“官方授权”合作单位,并拿出各种假冒的授权证书,引商家入局。


官方曾于2017年11月发文提醒:小程序没有任何的“官方授权”、“官方代理”、“独家代理”等合作形式。

3、微信邀请的坑


以“腾讯某某地运营中心”的名义给商家打电话,询问商家有没有关注小程序,并向商家发出“官方邀请函”,邀请商家参与活动,活动中对小程序各种吹捧引商家入局。


同2。官方同样提醒:小程序没有在地方的“运营中心”。


4、专家讲师的坑


同样是电话邀请,骗子谎称雇佣、邀请的领域“专家讲师”、“腾讯的小程序讲师”进行虚假宣传,以官方口吻解读“小程序的价值”,其中过多浮夸,引商家入局。


相信很多熟悉小程序的朋友,还记得去年受张小龙“膜拜”的“小程序教母”,这就是典型的过于浮夸的专家讲师坑。


5、源代码的坑


万能的某宝,什么都可以买,小程序自然不在话下。上面不少卖源代码的,声称一次购买永久使用,借口说如果你找平台,万一哪天平台不做了,你的小程序就用不了了。后面这句虽然有些道理样!


但是,正规平台会根据小程序发布的新能力进行升级,你拿了源码,自己不懂程序,还得找人升级,这个坑更不小。


6、空壳小程序的坑


最近在网上看见有空壳小程序,外观各种设计都挺好,可是点怎么都点不进去。这样的小程序只做了前端设计,而功能全无,就只是一个壳。然而当商家质问开发公司的时候,得到的回答却是,你给的钱只够做这些,还要继续开发,就,加,钱!

这就是低价的坑,低价引入局,各种后续费用。


一般正规平台,都会明确表示,开发完成的小程序有些什么功能,后续的服务内容,后续服务是否收费等。很多平台后续都是免费升级的,因为都有年费,这就是年费的功能,且年费不会太高。

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有丰富的资源优势,成熟的经验优势,强大的技术优势,优质的服务优势;根据客户的实际情况进行开发设计跟SEO优化,从而更快更有效的部署软件产生效益,满足企业的市场需求。需要可加微信13539285443详谈!



关键字:

相关推荐

国美创始人黄光裕被曝已出狱,国美零售市值涨幅超20%

今日,“国美创始人黄光裕被曝已出狱”一跃成为热门话题。国美创始人黄光裕的人生更是充满传奇色彩,他曾三度问鼎胡润百富榜之大陆首富,在2006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亦排名第一。从众人崇拜到千夫所指,黄光裕案承载了太多的舆论与想象。黄光裕或将出狱?2010年8月30日,法院宣判,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和单位行贿罪获刑14年。据了解,黄光裕入狱服刑后共计获得过两次减刑机会。第一次减刑发生在2012年,当年6月18日,减刑10个月。第二次减刑发生在2016年,当年5月31日,减刑11个月。综上可知,黄光裕共减刑21个月,理论上,黄光裕在2021年2月16日就可以恢复自由身,前提是其没有获得更多减刑。但近日有消息称,黄光裕已于近日出狱,国美官方或将于今晚对外公布。受此消息影响,国美系概念股集体飙升,国美零售涨幅超20%,国美金融科技涨幅超60%。截至目前,国美零售涨幅达17.39%,股价为1.62港元。虽然不在江湖,但黄光裕出狱传闻不断。今年四月,国美零售投资关系总监李虹曾回应,黄光裕正常刑期到2021年2月16日,没有变化。此次是否又是空穴来风,静待国美官方的公开回应。

2020年06月25日 11:52

生存还是淘汰?房产中介门店该如何活下去?

今年的中介行业让大多数的中介从业者感到有点冷。自2017年开始,中央就提出了房住不炒的理念,随着这一理念的提出,紧接着就是针对房地产行业的政策调控,多数一二线城市随着政策不断的进行限购限贷的规定,经过一两年的持续调控,一二线城市的房产行业逐渐开始变冷,再加上2020年初的一场疫情,更是打的中介行业措手不及,许多中小中介门店纷纷倒闭关店。生存还是淘汰?成了中小中介者最艰难的选择。老李是一家中介门店经营者,在早几年在深圳市某区开了一家中介门店,主要是经营做房租出租。前几年的时候业绩还算不错,但是近两年的老李却十分的着急上火。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一些大品牌的中介开始不断的挤压市场,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在市场上的占有额本就低,再加上被大品牌限制,生意越做越差,门店随时面临着无路可走关门倒闭的局面。其实,在过去的十年里,像老李这样的小中介们,不管市场有多激烈,始终都没有被市场淘汰过,市场好的时候开门做生意,市场不好的时候就关门歇业,不管何时,这些中小中介依旧顽强的存活了下来。而如今的市场上,放眼望去,各大品牌的中介店竞相开放,一条街能看见五六家门店,中小中介的门店却很少能看见了。前几年,这些中小中介靠着对各个社区的精通了解,有着自己独家获取房源的渠道。但随着近两年互联网浪潮的来袭,中小中介一时跟不上市场的节奏。在众多中介品牌开始向互联网转移与资本进行合作的时候,大多数的中小中介却因为没有品牌影响力和专业的网络管理,而逐渐的被市场所淘汰。如今的房产中介市场已经形成了巨头垄断的局面,资源的日益减少让中小中介的生存现状十分堪忧。很多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也都想着有一天能做大做强,但苦于一直找不到突破口和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也曾想过加盟一些平台,市场上的平台很多,但要找到一个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却不容易。有的平台品牌号影响力很强,但能得到的房源、金融支持很少,中介平台加盟的门槛很低,但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找到一个各方面都完善成熟的平台,成了中小中介的唯一出路。对老李来说,他对加盟的平台有着自己的要求。首先要有资源,有能力整合各个中小企业,不会让各个中小企业,成为一座座孤岛。其次,要有强大的后台支撑,有着专业的交易员,包括办理后续的交税、出证等,帮助中小中介尽可能地提高交易能力;最后就是能够在互联网方面有一定的影响力,毕竟对中小中介来说,品牌影响力是一个硬伤。经过多方对比,老李最后选择了加入租客网。不仅共享房源,又能给中小中介强大的后台支持,既有线上资源,又有线下资源,多面发展。市场是不断的在变化的,作为房产中介的老李也在变,在如今的市场大环境下,唯有顺势而行,迎合市场,才能持续不断的发展下去。

2020年05月05日 11:16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